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首页 > 太极文化 > 中华太极健康人物----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名誉会长杨德厚
字体大小: [返回]

中华太极健康人物----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名誉会长杨德厚

时间:2016-1-27 19:06:32  来源: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  作者:刘宝欢  关注度:7045

   

杨德厚老前辈荣获中华太极健康人物荣誉称号

    太极拳的健康作用是太极拳的重要功能,历代太极拳家以他们的实践证明了太极拳对人类生命状态改善的巨大社会价值。中国功夫讲究性命双修,身为武术家必须有高超的技击能力,要有强健的体魄,还要有健康的心态如此才是上乘之境。

    真正的高手是在不事张扬中身负绝学。因为他的“高”已经超越语言与体现,融会在骨子里了。

  如今的北京城有一位人物可用“大隐于市”来形容。他是目前唯一健在的曾经跟随陈发科亲身学拳的学生。以年届九十的高龄,依然精神饱满地练拳、教拳、讲拳。太极拳在他身上就是一本历史,也是一个成功的实践范例。

    首先,恭贺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名誉会长杨德厚老前辈荣获“中华太极健康人物”荣誉称号。

  杨德厚先生是高级工程师,原国家机械工业部的机电设备专家,起初学拳于二哥杨益臣,后又随二哥学拳于陈发科。文革后期在北京月坛公园陈氏太极拳辅导站义务授拳多年,现为北京陈氏太极拳研究会荣誉理事,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名誉会长。

   杨德厚先生已九十岁高龄,但精神矍铄。

杨德厚老前辈演练陈式太极拳

   二哥杨益臣是陈发科的著名弟子,是杨德厚先生拳学的启蒙。

   杨德厚老人祖上是满族正黄旗,舒穆禄氏。有一位先祖名叫扬古利,一身过硬的功夫,曾经侍奉清太祖努尔哈赤身边深受努尔哈赤喜爱,并将其爱女赐予扬古利为妻,成了皇亲国戚“额驸”,并封为超等公、武勋王。“额驸”扬古利先后跟随清太祖努尔哈赤、太宗皇太极征战近五十年,更是出生入死经历过无数次战役,是位战功赫赫的人物。杨德厚老人的祖上跟随清室入驻北京,在北京繁衍生息,延续至今。旗人势力逐渐衰败后,很多旗人刻意隐藏自己的满族身份,扬古利的后裔、杨德厚的祖上经过协商,取先祖扬古利名中的“扬”字,改为汉姓“杨”。

   或许是血脉中奔腾着善武的血液,杨德厚说,家里历代都有习武的传统。 

   回忆起小时候,杨德厚老人目光悠远,似乎透过北京的雾霭回到了那个年代。在父亲的要求下,弟兄五个要从小习武。当时家境殷实,在杨家离长安街不远的四合院里,有专门习武的院子,石锁、杠铃、刀、枪、弓、箭就靠在墙边的架子上。

   杨德厚排行老五,三个哥哥都在北京电报局工作。当时的电报局主管叫刘慕三,是吴式太极拳名家吴鉴泉的高足,学习吴式太极拳二十多年,也擅长杨式太极拳。他每天带着电报局的十几个人练拳,杨德厚的二哥杨益臣和三姐夫李鹤年就在其中。在十几个人中,杨益臣是练得最好的,常跟随刘慕三去西斜街国术馆找馆长许禹生推手。

   1928年,听说河南陈家沟有人来北京教拳,刘慕三非常高兴,他对杨益臣说:“太极拳都是从陈家沟传来的,过去密不外传,我们能不能将先生请来给咱们看看陈家拳是什么样?”

   李鹤年自告奋勇:“我去!”于是坐着刘慕三的小汽车去请陈发科。

   在刘慕三的院子里,一段简单的寒暄后,刘慕三对陈发科说:“大家都很仰慕太极拳,北平学太极拳的人也很多,我跟吴鉴泉学过,我练的也不好,您这个怎么练的,给我们说一说、表演表演。”

   其貌不扬,言语不多,是陈发科给所有人留下的印象。此时的陈发科一身长袍,他随意将长袍挽起叠在腰带上,没多说话,打起了陈式太极拳。

   陈发科一走,观者便都对这位陈发科演练的太极拳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来。

   “这是太极拳吗?”

   “太极拳是慢的,是以柔克刚闻名的。一套拳怎么也得二十分钟,这怎么打得这么快?”

   “练拳时又震脚又蹦跳、还哼、哈、嗨地出声,这叫太极拳吗?”

   ……

   见多识广的刘慕三说,可能这才是真正的陈家拳吧,既然请人来了,便应学下去,等学完拳,再叫他教咱推手,先看看再说吧。

   大约是在1928年下半年,人们开始跟随陈发科学拳,第一批学拳的人大约有十个人左右,都是电报局的,包括刘慕三、杨益臣、李鹤年。

   杨德厚说:“我们家哥几个当时都跟陈发科学过拳,真正学得好,又天天去陈发科家的只有我二哥。”

   那段时间,杨益臣每天早晨5点就准时骑车到中州会馆,而这时,陈老师已经练完了。据说陈发科他们五更天就起来了,每天早上至少打二十遍拳。

   杨益臣先练上一会儿给陈发科看,陈发科抽着水烟袋,坐在椅子上看,看杨益臣练完后,磕磕烟袋,才站起身来,说二哥练得‘哪中’、‘哪不中’,讲哪里练得对、哪里练得不对,帮他纠正架子。劲在肘上还是在腰上?气沉下没有?腰转得对不对?虚灵顶劲够不够?……手把手教,很有耐心。最后,才教招式应用。

   除了杨益臣的用功和刻苦,拳打得最好,或许因为性格和陈发科相仿,都是看似木讷而内向,所以陈发科很喜欢他,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内敛的性格,才让杨益臣可以更加专注地徜徉在太极拳的世界里。

   当时的杨德厚还是小孩子,开始他不断跟着几个哥哥在拳场转悠,偶尔也跟着比划比划,没正式学拳,起初都是跟随二哥学习,后来有了兴趣,才跟着陈发科学正式学习,但由于上学,没有二哥那些人坚持得好。

   杨德厚老人谦虚地说,上大学和工作后,因种种原因没能练好拳,比我二哥差远了。不过,文革期间把我打成“反动权威”“里通外国分子”时,我住牛棚也没忘记练拳。他说,和他一起蹲牛棚的人,好几个都自杀了。没有人知道这几句云淡风轻的话中蕴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苦楚。或许,正是太极拳,使老人不仅拥有了健康的身体,更能保持一份乐观的心态;太极拳如同一道阳光,照亮了老人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

  回忆起陈发科,杨老对他的功夫赞叹不已。

   “陈发科在我家时,我们都看见他闲了就练拳,走和坐着都比划,他时刻练拳不放松,以至于听劲的灵敏度极高,达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只有一挨上他就会被他放出去。”

   可是,虽然陈发科是拳不离手,但是据说,很少有人看到过陈发科练习陈式一路、二路的完整套路。杨德厚有幸有此眼福。

   当年杨益臣经常请陈发科到家里来吃饭。“陈发科教拳过年不能回家,老伴回河南老家时,我哥哥就把陈发科请到我家来住,我们家房子多,还雇人帮忙,生活很方便。”

   有一年,大家都回家过年,陈发科一人在北京,杨益臣就把他请到家中过年,吃完年饭,大家坐在厅堂。陈发科很高兴,来了兴致,在大家的提议下连续练了陈式一路和二路,那是他唯一一次在北京完整连续公开展现一、二路拳套。

   当时,年纪不大的杨德厚就站立在庭院观看。陈发科的拳旋转的圆,虽然有发劲,但是蓄劲儿后发出去的劲儿仍然是松的,发力有声,脚下有根,打完拳后整个人面不改色,气息平稳。

   陈发科的这一次演练,对杨德厚之后的练拳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直到今天,他仍然能够清晰地记起那个冬日里陈发科那一场气魄宏大的拳势。

   杨德厚老人说起了陈发科和别人交手的轶事,听二哥杨益臣讲,刘慕三先生学完一路后,曾经单独请陈发科老师教他推手。让人没想到的是,拥有很深太极拳造诣的刘慕三居然和陈发科一接手便乱了方寸。

   二哥还给杨德厚讲过陈发科和李鹤年推手的情景:“当时我家正厅里有个八仙桌,两边各有椅子,陈发科和我二哥坐两边。”

   李鹤年问陈发科:“如果有人出拳特别快怎么办?”

   陈发科说:“我坐在这儿,你使劲打我一拳。”

   李鹤年说了一声好,话音未落,上来就是一拳。

   杨德厚的二哥说,还没看清,就见李鹤年背向后飞了出去,眼看着就要飞出门外,陈发科从椅子上一个箭步冲过去,李鹤年的背刚挨上门帘就被陈发科抓了回来了。此时的李鹤年,脸吓得惨白。

   功夫好,人出了名,经常有人上门找陈发科比试,一比试,人就被打出去了,这其中就包括京城武术界许多名流,可陈发科从不对外炫耀。北平许多当时有名望的人,京剧武生泰斗杨小楼、北平国术馆馆长许禹生、民国大学的教授李剑华、沈家祯,都因慕名而拜访,一旦交手就被陈发科深深折服,凡是和陈发科比试的人,不仅跟他学拳,而且最后都和他变成了朋友。这样一个木讷的农村人,用他过硬的功夫和过人的武德,在藏龙卧虎的京城,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和当时北京教太极拳教完一趟拳后便教推手的路数不一样,陈发科教完一路,必定练过半年以上,才教学二路,绝不过早教推手。陈发科说,虽然推手是对抗的初步功夫,也须在学拳时便明白什么动作是掤、捋、挤、按、采、挒、肘、靠,怎样运用、如何随化,拳的功夫不足,说也无用。

   杨德厚说,陈发科身上最可贵的是教拳不保守,陈发科常说:“不保守,还教不会、学不好,为什么还保守呢?”

   练拳一辈子,自乐在其中。

   年逾九旬,行拳自如、自然、自在,思维敏捷,举止有力,杨德厚有着自己独特的太极感悟,也显得弥足珍贵。

   对于陈式太极拳的核心要领,杨德厚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掌握好“蓄发相变”。 练陈式太极拳,许多人比较重视发劲,其实蓄劲非常关键,能蓄好劲,才能发好劲。劲的充分,蓄的深,才能发的整,发的流畅。发劲质量的好坏,不是以大小来衡量的,必须是完整一气,增强身体的协调性,内外合一性。如果蓄劲不够,不到位,发劲就会浮躁,发出来导致气血翻涌,虚实不当。

   太极拳的每一个动作都有一开一合,一收一放,一蓄一发,怎么才算蓄的好?首先要松下来,蓄的时候不能紧绷绷的,不能僵硬,精神也要放松,不要横眉怒目,把心态放平和,放远。另外要“合”,蓄的过程就是“合”的过程,在蓄中把“合”做好了,发的时候就会“整”。

   对于陈式太极拳的典型动作,杨德厚重点分析了金刚捣碓、云手。

   他说,金刚捣碓看似简单,一跺脚,但练好不容易,要能拿捏好刚柔、重心、平衡、起落等环节。

   练金刚捣碓要能收住气,金刚者,固神也,不要一震脚,把神震散了。一收掌,一手拳,就是虚实相合。右脚下震时,要落,不是使劲跺脚。下震时重心不要有太大变化,基本都在左脚,这样就能“控”得住。脚落下去,全身气机鼓荡起来。有的人金刚捣碓练不好,容易把身体经脉震散,伤身、伤心。

   云手的关键,在于中正和上下相随。中正就是头部要保持正立,不要左晃右摇。因为云手动作身体是有左右位移和左右旋转的,但头不能象拨浪鼓一样来回晃荡。身体中轴在旋动中保持中正,两臂随中轴旋动立体性的弧形运转,手随身动,气要沉稳。

   太极拳是内外兼修的功夫,要练内功。如何看待太极拳的桩功?杨德厚认为,太极拳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动桩,都应该当作桩功来练,所以不能轻浮了事。每一个拳势,都要注意体会它“静”的内涵,做到了,就是练好了太极拳的“桩功”,这样就可以不用专门去静止站桩了。杨德厚说,当年陈发科就没有专门要求练静止站桩,而是强调练好每一个动作的内功感觉。

   杨德厚根据自身体会,提出了练习陈式太极拳的四大要诀:懂刚柔,不乱动,端正,行气。

    懂刚柔,就是掌握节奏节奏影响气息。节奏控制得当,气息就稳定,这一点对养生非常重要。懂刚柔也会使得身体肌肉富于弹性,降低能量损耗。陈式太极拳很多人容易往刚了走,造成努气、伤气。刚需要用柔来调和,陈式太极拳的本质就是刚柔相济,拳是放在刚柔之中,慢慢衍生出来的。

   不乱动,就是动即有法。动就合乎阴阳平衡之道。练拳要干净,不要带有太多的小零碎,小零碎看上去很花哨,但杂质太多,不纯粹。陈发科先生的拳就是质朴,纯净,人在法中,法在拳中。

   行气就是练拳有内功,不徒有空架子。陈式太极缠丝的作用是什么?就是行气。一举动,气就运身。太极拳是内功拳,如果没有气的感觉,肢体上无法做到真正相合。延年益寿的效果在于,形体上有能量,心理上有朝气,内脏器官有活力,这些都是通过行气来提高质量的。

   杨德厚先生强调,太极拳真正的练好是把基本阴阳平衡的原理结合自身情况,把拳练成自己的,这样才是入了太极之道。

 

 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诚聘杨德厚老前辈为研究会名誉会长

 

版权所有:西安陈发科太极拳研究会® 2014 国家网站IPC备案号:陕ICP备16001316号
地址一:西安市东关北火巷小区  地址二:兴庆公园沉香亭北50米
地址三:兴庆宫7号楼18层2号  [网站管理入口]
24小时咨询热线:13379261074 联系人:刘老师 网址 :http://www.xiantaiji.com